-

少數族裔支援大細超 碩士無人請

新報人 (2014年02月),44(05),第10、11頁。
記者: 莊禮傑紀思清。 攝影: 莊禮傑紀思清。 編輯: 張楚瑜
永久網址 - https://lib-linux2.hkbu.edu.hk/bujspa/purl.php?&did=bujspa0000370
曾獲獎項 第19屆人權新聞獎的中文學界報道優異獎
The 19th Human Rights Press Awards Student Chinese Merit

記者 莊禮傑 紀思清 編輯 張楚瑜

政府自2009年起《種族歧視條例》在香港全面實施後,推行不少有關協助少數族裔融入社會的政策。然而非每個族裔的人都能受惠,有非洲裔人士指出,語言學習班多用南亞裔語言教中文,質疑支援服務偏袒南亞裔,令他「雞同鴨講」,而且學習內容過淺,只教日常用語,期望政府能推出實際措施惠及他們。

政府統計處最近期發布的《2011年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:少數族裔人士》顯示,本港有超過45萬名少數族裔,約佔全港人口百分之六。數據又指,其月收入中位數僅得3600元,社會常認為這是由於少數族裔學歷偏低,只能從事低技術工作。

不諳中文 大學拒聘碩士

然而,來港近20年的非洲裔人士Anthony Kanagbo雖在香港大學取得政治學碩士學位,卻屢次求職不果。他94年來港留學,畢業後嘗試在香港求職多番被拒,有公司更表明他遭拒的原因是學歷過高。目前Anthony僅從事兼職工作,替學生補習或偶爾為一些公司完成設計項目,他坦言,收入不穩定,影響一家的生活。

除學歷外,語言不通亦成Anthony求職的絆腳石。他曾向香港中文大學求職,校方指他不諳廣東話,擔心學生無法接受全英語授課而拒聘。

非洲裔求助無門

Anthony惟有參加中文語言班,以便找工作,卻每每碰壁。本港為少數族裔提供服務的機構,主要服務對象是佔較少數族裔人口過半的南亞裔人士,「語言班多用南亞裔的語言教授,我聽不明」。

幾經辛苦,Anthony得知屯門有非牟利機構開辦合適語言班,但他家住粉嶺,往屯門最便宜的單程需費約16元,額外支出令他卻步,「我每年也有關注施政報告,政府推出的少數族裔人士政策,只是空口說白話,從未有實際措施令我們受惠」。

課程教淺不教深

同是非洲藉的Mukeh來港生活18年,正在澳門讀大學。他表示,剛開始學習廣東話時,感到非常吃力,因學校沒有為少數族裔學生開辦語言學習課程,他要跨區參加資助性語言班。去年民政事務處委託五間分別位於灣仔、元朗、觀塘等的指定非牟利機構,提供少數族裔支援服務。Mukeh認為成效不大,「機構開辦的語言班程度太淺,只有簡單的日常用語,對就業沒有任何用處」。

記者曾致電五間委託機構之一的香港基督教服務處,得悉其語言課程普遍分有三級班別,學費全免,但課程多數集中在尖沙咀。課程時間的選擇少,初級課程每季有兩個時段供服務對象選擇,中級有時一至兩個,而高級近期更沒有開設相關的課程。

本報記者翻查僱員再培訓局資料發現,當局專為少數族裔而設的課程共有34項,當中包括保安、修甲等科目,課程以英語教授。但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,多語言教授的課程只限入門級別,「進階課程只用中文教授,少數族裔人士根本聽不明,會窒礙他們的事業發展」。他認為,政府可投入更多資源,聘請懂英語的導師來教授進階課程,「考牌照的課程最急需英語教授,我曾聽過有尼泊爾人想做技工,但因語言障礙而考不到牌」。

政府拒放寬標準請少數族裔

少數族裔難以獲得相關的技能牌照,更難投身政府部門。本港現時有約500名非華語公務員,佔整體公務員不足百分之二。張超雄指出,警隊曾推出計劃,調整中文考核要求,令少數族裔考生能較公平與其他競爭,增加成功入職的機會。他建議政府參考美國做法,按少數族裔的人口比例聘請相應數量族裔人士,或放寬部分職位的中文要求,鼓勵少數族裔就業,並起帶頭作用,令私人公司更願聘請少數族裔人士。

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鄧國威早前回應傳媒指,訂立聘請少數族裔人士比例等標準,亦非實際可行的方法。而降低書寫中文的要求,會對具一定中文書寫能力的少數族裔求職者不公。

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為南亞裔人士提供支援服務,其社工梁詠婷形容,政府在少數族裔政策上,完全欠缺前瞻性,「根本沒負起照顧少數族裔人士的責任」。她舉例,現時由政府資助,有提供相關服務的中心服務年期有限,受助機構在數年後要再申請資助金。她續稱,政府認為沒需要,便終止資助,要求當局再審視相關制度。

  • 網絡圖片
  • 來自非洲的Anthony於1994年到港攻讀碩士課程,現已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。(莊禮傑、紀思清攝)
  • 服務機構會聘請少數族裔人士,阿文是其中一個例子。(莊禮傑、紀思清攝)
  • 張超雄指第二語言政策要成為大學入學門檻。(莊禮傑、紀思清攝)
標題